期刊内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烹饪书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串串香社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 
 
 
 

我想开这样一家饭馆  李 晓


      人到中年,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那些早年和你谈论《诗经》、《道德经》、处世经的文人们,在岁月沉浮里,一个个都像灭绝的海洋动物,打捞不起来了,而那些在一起酒肉欢歌的人,还如铁打的营盘,更加坚固了。
  一个诗人的话提醒了我,他说,只有美食美酒,才是人间最持久的娱乐。在一起饕餮美食的人,比那些空谈精神的人,更容易形成一种踏实生活之交的情谊。想一想也是,凡夫俗子每天的生活,首先是把肚子吃饱,而不是苦苦去寻觅一首好诗。依我的经验,一个吃饱喝足了的人,容易萎靡不振,也更容易斗志昂扬。
  我现在吃的是文字饭,每一个文字,就像是农民手中白生生的大米,同样充满了劳作的艰辛。面对这些每日游离于眼前的“文字蝌蚪”,有时也心生厌倦。我想趁自己还没痴呆前,把这些“文字蝌蚪”放养于人生的浩淼沧海中。我的朋友付先生,本是一个建筑师,可是他在兴致所致时,也会随手写一些文章,他行文奇特、文气万象,我很是羡慕。有天喝茶时他告诉我,写文章就如怀孕,完全是瓜熟蒂落的事儿,如果你只是为了生计而写,反而会亵渎了文字。
  听他这么一说,我忽然有放下笔而重新去社会上创业的冲动了。假如让我中年再创业,我就去城里开一家饭馆。我的重庆老乡黄珂,十多年前在北京开了一家馆子,后来竟成为京城的一个传奇。十多年来,他在自己的馆子里为去那里蹭饭的诗人、画家、音乐人、出版人、农民工等人群,摆上了川流不息的流水席。大家在那里边吃边聊,吃完了把嘴巴一抹就走。

 
这些年下来,黄珂已经为此花费了几百万元的费用,他也被称为当代的“孟尝君”。他的馆子,如此免费没有开垮,其实是因为他这个人还有强大的实业做支撑。
  我比不上黄珂,并且我也得靠一家馆子来养家糊口。我唯一能够做好的事情,就是把这样一家馆子做得来有情调。因为现今吃饭不只是为填饱肚子了,同时也需要一个舒适的环境。俗话说宾至如归,我开店也想让每一位踏进馆子的客人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。
  我要开的这家馆子,应该选在城市僻静的一条老巷子里,如果旁边还有一段老城墙,那就再好不过了,总之,不能选在喧闹的市中心。我想,来我这里吃饭的人说不定可以在一锅老汤里,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历史。这家饭馆得按我想象中唐朝酒家的模样来进行装修,灯笼、古琴、古玩、墨宝、书籍等都不可少。我还要为客人准备一些空册子,顾客有什么心事或就餐心得,都可以写在上面,我会专门准备一个箱子来存放,以便他们日后前来翻看。我甚至还要为放松下来享受一顿美食的人,准备好一套睡衣,让他们穿上后与自己亲近的人吃一顿温馨的饭。
  我理想中的这家饭馆,生意不一定要很红火,只要能细水长流维持下去就行。我要让爱家的人、爱生活的人、喜欢安静的人、喜欢天然美食的人到了这里后,都能放慢脚步并舒服地停留下来。我还得为一道道菜肴取温暖而诗意的名字,让客人进店就能感受到这里的食物经过用心烹调后,都带着爱的味道、情的黏稠、恋的缠绵。
  如果有客人钟情于我的馆子,那将成为我坚持开到老的动力,而我人到中年的创业经历,也被看作是一首无言的诗。
   (编辑:王诗武)。

 更多精彩请参阅《四川烹饪》杂志上、下半月刊
从这里进入
>>>
 


编辑部电话:028-86696327 , 86693699   服务部电话:028-86268162   邮购部电话:028-86248819   广告部电话:028-86696895
地址:成都市人民中路三段4号  版权所有  严禁转载否则必究!

玉芝兰私家菜馆 四川成都 蓉城餐饮业传奇人物 兰桂均 传统手工制作私家菜 玉芝兰私家菜馆 四川成都 蓉城餐饮业传奇人物 兰桂均 传统手工制作私家菜 玉芝兰 玉芝兰 玉芝兰 玉芝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