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刊内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烹饪书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串串香社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 
 
 
 

那些招架不住的饭局  李小米


     
欺头吃不得
去年秋天的一个早晨,熬了半宿夜的我正迷迷糊糊地赖在床上,周四毛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:“兄弟啊,今天晚上过来吃羊肉汤锅,带上你的朋友,我请客!”
我鼻孔里鄙夷地哼了一声,心想,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?我和四毛断断续续交往了十多年,其间好几次绝交,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的吝啬。周四毛平时在和朋友的交往中几乎是一毛不拔。后来,这个“铁公鸡”又升级为“玻璃鸡公”——“铁公鸡”还上锈呢,而“玻璃鸡公”连锈也不会落下一点!
周四毛感觉出我的狐疑,信誓旦旦地说:“兄弟,这次是真的!我开了一家羊肉汤锅馆。我请客,随便吃!”原来如此。我躺在床上便开始打电话呼朋唤友,同时叮嘱大家:“中午别吃饭啊,空着肚子晚上吃个够,好好报复一下周四毛,吃到他吐血。”
当晚,我们一行十余人浩浩荡荡奔赴周四毛的高山羊肉汤锅店。羊肉羊杂、酒水饮料,齐刷刷地全点了上来,大家敞开肚皮吃得无比畅快。吃饱喝足后,我们扬长而去,出大门时,还专门多看了一眼正在门口迎客的周四毛——他脸上已经是一幅极力掩饰心痛的表情。
能吃到吝啬鬼周四毛的免费晚餐让我十分兴奋,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这一奇异事件背后他的真正动机。第二天上午,周四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——令我料所未及且几乎让我崩溃的事情从此开始了。他先以关切的口吻问道:“兄弟,今天中午吃啥啊?你平日用脑比较多,要注意饮食的营养哦。”随后,他话锋一转:“我店里炖了萝卜羊肉汤,今天中午你叫上几个兄弟来照顾一下生意。这家店我投资了几十万,压力很大呀!”刚吃过周四毛的免费晚餐,我只得嘴软了,说:“好的,一定来。”
那天中午,我带朋友去照顾周四毛的生意,吃了羊肉汤。临走前,周四毛又凑在我耳边嘀咕:“兄弟,我们新开发了一种羊肉山药保健汤,适合朋友晚餐聚会哦……”
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周四毛不时给我打电话、发短信,甚至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来游说,他一边绘声绘色地宣传他的羊肉汤锅有多么美味多么滋补,一边痛述他生意上的种种压力。周四毛的这些招数实在让我招架不住,只好动员同事、亲戚、朋友、朋友的朋友都去照顾他的生意。
去年整个冬天,我都在周四毛隔三差五打来的电话和他的高山羊肉汤锅馆里度过。最后,我吃羊肉吃得内火旺盛满脸红疹,甚至听到“羊肉”二字都会胃痉挛。
今年春天,周四毛的店由卖羊肉汤改成卖老鸭汤了,但他对我的“热情”却一如既往,让我无处可逃——他的电话铃声好像大轰炸时期的防空警报,不时会在我头上拉响,让我不寒而栗;而那顿免费晚餐,更像是我人生中埋下的一堆定时炸弹,随时都会被周四毛引爆。
我实在是对这种日子厌烦透顶了。终于有一天,我决定要对周四毛说不——这是半年来我第一次主动给周四毛打电话,电话接通,我对着话筒怒吼道:“四毛,咱们再次绝交吧!”
“滚雪球”式饭局
某一天午睡醒来,我忽然想起已经很久没和钱三一起吃饭摆龙门阵了,于是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:“三哥啊,今天晚上我请你吃羊肉,一定要来哟。”钱三一听马上就乐了,回答道:“一定来,一定来!”
晚饭我们定在侯老板开的羊肉馆,刚一见面,钱三就搓着手跟我说:“这种天气吃羊肉,安逸,暖和!”
 

 
坐下之后,我点了一锅红烧羊肉和一份羊血汤。菜刚端上桌子,钱三的电话就响了,他摁下免提键,只听见对方说:“喂,钱哥,你在哪啊?”钱三望了望我,回答说:“赵四兄,我正和李哥吃羊肉呢!你吃饭了么?要不过来一起吃吧。”“好呀,马上就来。”赵四倒是很爽快,问清楚地址后,很快就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。
赵四不是一个人过来的,还带来了他胖乎乎的小舅子小张。小张一看是吃羊肉,顿时欢呼起来:“太好了,我最喜欢吃羊肉!”小张松开皮带,准备大吃特吃。赵四的嘴也没闲着,他还提议说:“李哥,天这么冷,咱不喝点酒?”于是我叫了瓶白酒,四个人各倒了一小杯。钱三提议:“咱们先干一杯吧。”他脖子一仰,一杯酒就下了肚。
三五杯酒下肚后,赵四的话多了起来。当他看见我的头上有白发时,就关切地说:“李哥,你咋就有白发了呢?我有一个朋友,有治疗白发的秘方,要不要让他来给你看看?”我近来正为白发渐多而发愁,于是回答道:“好呀,赶紧请他过来吧!”
十多分钟后,一个嘴唇上留着一撮胡子的男人赶了过来。赵四给我们双方做介绍后,说:“大毛,你帮李哥看看,他的白发是咋回事?”那个叫刘大毛的男人把头凑了过来,并猛地从我头上扯下一根白发,然后拿到眼前仔细地瞧了瞧:“唉呀,你的肾肯定不好。而且,你最近是不是忧虑过度?”最近我的确很忧虑,于是赶紧拉着刘大毛的手,恳切地说:“大毛兄弟,我的这些白发就拜托你帮忙治疗了,不然,我这未老先衰的样子也是仕途无望了!”刘大毛拍着胸脯大声地说:“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,就算你是满头白发,我也能让它变回青丝。”他的这番话让我十分感动,赶紧叫来服务员加酒添菜,让大伙儿吃饱喝好。
刚和我干了一杯酒,刘大毛的电话就响了。原来,刘大毛以前的一个同事找他有急事,刘大毛只好在电话里给他说了地址,让他赶快过来。没过多久,一个腿有些瘸的男人就来到饭馆,加入了我们的饭局。刘大毛同那个叫吴老大的男人聊得火热,他突然大声说:“吴老大,你的表哥不是局长么?赶紧把他叫过来吃饭嘛,也好介绍给李哥认识,今后好办事儿。”吴老大一听面露难色,说:“我表哥很忙哦,他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……”一番交流后,吴老大没把局长表哥叫来,却把他的表弟叫了过来……
一大桌子人喝着酒吃着肉,称兄道弟地说着掏心窝的话,气氛热烈。很快,两瓶白酒被喝完了,我又吩咐服务员搬出来一箱啤酒。这时,钱三晃悠着身子,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他喝完杯中酒后,又摇摇晃晃地一边和我拥抱一边说:“李哥,城市再大,我闭着眼睛也能找到你家的大门。我们兄弟之间,还要多帮助啊。”随后,赵四、小张、刘大毛、吴老大等等也纷纷过来敬酒,当我和他们一一碰杯喝完,顿时觉得天旋地转……
饭局还没完,参与的人员还在增加。随后又来了开矿山的王老板、卖水果的阿黄、做茶叶生意的付大宝、开货船的姜歪嘴、开挖掘机的张小根……最终,这顿饭局由原计划的两个人增加到了18个人。而我呢,也只得不停地叫服务员为这一桌人加菜添酒,并与大家畅叙友谊天长地久以及如何共同发财。
最后到场的人是钱三的老婆,因为有人打电话叫她来把喝得烂醉如泥的钱三带回家。钱三老婆一见到我们这群东倒西歪的人,立马双手叉腰,大吼道:“你们这群酒肉朋友,是想把钱三往死里喝啊?!他患有高血压、脂肪肝……”随后,她拖起钱三就往外走,顺手还砸烂了一个酒瓶。
等我迷迷糊糊地去柜台结账时,已经醉得不行的我一下子就被账单上的数字给吓醒了,这顿饭局竟花了我将近二千块钱,那可是我半个多月的工资呀!

(编辑:王诗武、牟立志)

 更多精彩请参阅《四川烹饪》杂志上、下半月刊
从这里进入
>>>
 
 


编辑部电话:028-86696327 , 86693699   服务部电话:028-86268162   邮购部电话:028-86248819   广告部电话:028-86696895
地址:成都市人民中路三段4号  版权所有  严禁转载否则必究!

玉芝兰私家菜馆 四川成都 蓉城餐饮业传奇人物 兰桂均 传统手工制作私家菜 玉芝兰私家菜馆 四川成都 蓉城餐饮业传奇人物 兰桂均 传统手工制作私家菜 玉芝兰 玉芝兰 玉芝兰 玉芝兰